首页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生活 | 韩 流 | 影 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 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
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推理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书坊->《红颜乱》->正文
第二十五章 深宫险境

    殿内摆着几个描金的大箱子,箱盖敞开,里面是绫罗绸缎,珍珠玛瑙,在烛火映衬下,更是光泽流溢,华美非常。宫女们白皙嫩滑的手整理着箱内的东西,那种价值连城的名贵就在宫女的手中辗转、交递、流泻着。

    归晚静坐在一旁,柳眉轻皱,冷眼淡看,这些光泽和华贵进入眼中,隐然地刺目,光线映着她恬静的脸,却映不出她暗潮翻滚的恼与怨、哀与愁……

    她从来不知道失望是这样噬人的,就像看不见的针,一点一点刺进心中,却滴血不流。在宫中已经两月有余,传入耳中的消息却如此不堪。派三娘去南郡和罗陵打探,只是存着侥幸之心,谁知歪打正着。

    楼澈带萤妃出宫,楼澈和端王合谋,南郡、罗陵等地的上谏抵触京中中书改革。这一件件的事实,传达的是最近的朝廷大事,同时也突显了她的尴尬立场。楼澈是真的舍了她……说到底,是她太低估了他把握局势的决然,还是太高估了自己的价值呢?原来两者之间的差距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不怪他,不能怪他……面对京城之变,他离开京城是明智之举,是权势之争的必然。事实也证明了这步棋走得妙极,皇上也面对两难之势……

    不怪他吗?心口微微有些痛,归晚半躺下身,伏在贵妃椅上,顺势将一切愁绪埋进锦绸中,他的所作所为难道真能用“不怪”两个字都掩过去吗?他伤的,是她从小由娇宠堆积而成的自傲,是她云淡风轻的洒脱,是她深蕴不露的心……

    怎能不怪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一声声的轻唤,撑起眼帘,眼前明亮起来,德宇立于床前,低头肃穆,仿佛站了许久,却半点没有不耐之色。归晚支起身,一顾殿内已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夫人,虽然已是近夏,但是宫中夜凉,请小心身体。”刚进殿中,发现她一人躺在椅上,刚沐浴后穿着单衣褥裙,连丝被都未盖一条,让他心惊。

    归晚含糊地应答,看向他,“这么晚了,来这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事禀告。已经按照夫人的吩咐,都准备完毕了,只差最后一把助力而已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归晚坐正身,理了理发丝,“除掉他,对你也有好处,只要李裕是宫中主管,你就要受他牵制。何况,对于我出宫也不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这李公公,与她结下暗恨,两个月来处处为难于她,当初他伪装楼澈的宫中内应,与皇后结下梁子,此刻虽然形势逆转,他也不能再投靠皇后,所以见风使舵,巴结上印妃,为未来的仕途寻找靠山。此人心胸狭隘,报复心强,忠于皇上,又难以为己所用,何况如果自己他日要逃出皇宫,李裕身为宫中主管,无疑是个障碍,必须除之。

    哀哀轻叹一声,归晚沉吟,两个月来,派德宇收买了印妃身边的侍女,印妃爽朗,但是耳根子软,容易听信谗言,听了侍女之言,已经对李裕的忠诚感到怀疑,最近又由于皇上不到她宫中探望,她早已不满,把一切都怪罪到李裕身上,越想越疑,视为眼中之钉。

    还差少许,借印妃之手除了他只差了一个时机,一阵东风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,要想铲除李裕,不可操之过急,要等候一个良机。”德宇规劝,最近归晚行事有些躁进。

    淡浮涩意的笑容,归晚点头,她何尝不知道这种事是绝不能急躁的,但是促使她不得不加快速度的是当今皇上。他越来越奇怪的态度,让她有种害怕的感觉。他似真似假,阴晴不定。每日固定到隐月殿中休憩,渐渐地也不再以那虚假的温雅对她。在殿中批公文时,有时累了,不理成群的宫女,非要她亲手泡一杯清茶,吟一段文,甚或在殿中为他找一本书。有时会突然大怒,不许任何人走进殿中,过了一会,又要她为他泡上清茶。

    不能再留在宫中了,一定要早日出去,即使出去后也不知该往何处,她也必须走出这个金笼子。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时机成熟,你取而代之,成为主管之日,就是我能出宫之时了。”蔚然道了一声,归晚吟然一笑,脑中幕幕闪过,突然一人的影像停滞片刻,她脱口道,“如果这也行不通的话,还有一个人能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是指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将军。”一刹那,梅影纷杂,锦帕之言犹在归晚耳畔重现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德宇眉宇愁拢地看着归晚。这样的处境啊,一个难字怎能道完。

    他十分谅解归晚的情况,并为之犯难。今日已有新的消息传来,说是楼相与端王、南郡王即将进京,要为枫山之变讨个说法,与皇上成对峙之势,朝中局势惶惶不安,人人自危,一触即发。皇上有权,楼相有势,端王有理,以后的情势到底会如何呢?这些消息他都瞒着归晚,她现今已是如履薄冰,他怎忍让她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“夫人还是早些休息为好,宫中之事,我会善加打理。”安抚地低语,德宇拿过一条薄丝被,平铺在贵妃椅侧,正要告退之时,门口争吵声起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都感到奇怪,这景仪宫被严令禁止其他人入内,现在又已是夜间,谁能在此刻于宫外喧哗?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近,德宇果断地转身,向偏殿口走去,他和归晚的政盟秘密至极,如让他人知晓,必引来无穷祸端,固而避之。

    “管大人,你不能进去……”两个宫女拦着来人,不让入内。

    归晚细眼看去,殿门口三道人影纠缠,管修文正往里冲,两个宫女拦不住,一路来到殿内。印象中总是如水澈然的少年此刻含着怒,沉着脸,柔和的五官显得生硬,透着冷酷的气息。

    扬手制止宫女,归晚冷冷地命令道:“退下吧。”她深明宫中之人的生存之道,两个宫女也怕担上责任,自是不敢声张,悄悄退下。

    管修文站在殿中,默不作声地沉着脸,盯着归晚的眼眸里闪动着某些情愫,既深沉又执著,刚才憋着的怒,似乎无处发泄,而使面色变了又变。殿门半开,月光漏了进来,从他脚下延出影子,如水之人明明应该淡然清澈,可是他的影子却是漆黑如夜,修长错影的一抹黑,孤独而又遗世。

    对着这少年,归晚的心情有些复杂,他的所作所为,她多少感觉得出来,楼澈进宫一事的后幕,他也出了力,她是应该恨他的,可是在她眼前,他永远是清丽无害的样子,人很奇怪,通常会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,所以她恨不起来,何况当日是她把他带入官场的,那悠悠的恨就变了质,混合了愧疚,最后只变成了淡淡的恼和潺潺如流的悯意。

    管修文慢吞吞地走近,仅仅十步的距离,他却像走了半辈子,晦涩的表情缓敛,又复而亮澈,漾开一个媲美阳光的笑容,走到归晚面前,影子把归晚罩去半边,半明半暗间,他温柔地开口:“你愿意离开这里跟我走吗?”

    归晚一愣,定定地凝眼看他,刚才还流转不息的思绪被这句话定格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记忆中,曾经在景仪宫的后园中,也有过这么一句话,只不过那句话,是她对着这少年说的,现在……正好反了……

    命运啊,真是一个可笑的恶作剧呢……

    归晚笑着摇了摇头,“修文,我不走。”她虽急着出宫,但却不愿冒险,何况这少年到底是敌是友?

    在听到答案的那一刻,管修文脸上明显现出了痛苦之态,像不能呼吸了一般,重重喘了口气,才勉强维持住了那清透的笑容,带着痴痴的幽然注视着归晚,半天才挤出话来:“为什么?是因为楼澈吗?”

    见他直呼楼澈的名讳,归晚一怔,答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?”因为这个答案而显出了愉快之色,随即思考了一会,管修文脸色又沉下来,“那又是为了什么?难道……是为皇上?”仔细地盯着归晚的脸不放,观察着。

    两个月了,他心急如焚,每夜无法安睡,一切都按计划在进行中,唯一的偏差就是归晚居然到了宫中,他思之心切,见之不得。皇上最近奇怪的举动他听在耳里,看在眼中,急在心底。今日趁着在宫中议事晚了,连夜闯到景仪宫中,见到归晚的一瞬间,就径自下定了决心,带她离开这后宫。

    不安之情一日日在心中堆积着,像无形的丝线束缚着他,怎么也挣脱不了。这大半年来,他每次到相府中见她,才能得到片刻的安慰,离开相府,那痛楚和渴望比进相府之时又更强烈了几分。这相府的娇娆,如毒如药,他思之心切,如病入膏育,情之心碎,深入心扉。就这样,时痛时慰,日复一日,竟然连苦楚都感觉不到了,像与生俱来一般,连痛都爱上了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毒,也是他的药,从来没有想过后悔与否,只因为他早已沉沦在这暗黑的深渊中,唯一的救赎就是她的一颦一笑,解他的毒,了他的惑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她居然说不走,心痛得无法呼吸了。又亲耳听到她说不是因为楼澈,心头骤轻,一起一落,只为了她只言片语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的世界扭曲成这样?

    管修文的眼神越来越古怪,呈现出一种痛苦和挣扎,脸上明明还笑着的,明媚的笑里却掺进了惨淡。受他影响,归晚都无法说话了似的,只感到从这少年身上不断弥漫出哀伤的味道,侵蚀着空气和夜色。

    管修文递出手,带着痴迷之色,轻轻抚上归晚的脸侧,“是因为……皇上吗?”

    惊讶之下,归晚没有避开他的手,脸庞上传来一阵温意,抬眸看向管修文,突然发现自己从没有真正看清过他。“修文,你到底怎么了?”忍不住隔开他放肆的触摸,归晚凝着脸,冷了三分。

    从她嘴里吐出“修文”两个字一向是他心灵的慰藉,可见她显有不悦,他皱起眉,胸口闷闷的,想也不想,抓住归晚的手腕,将归晚从贵妃椅上拽了下来,“跟我走,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赤足踩在地上,透心的冰凉,归晚大惊之下,想要甩开,可是他抓得极紧,就连转腕都不行,心下有些怒,冷声道:“修文,你在做什么,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管修文置若罔闻地拉着归晚往殿外走,拉扯着来到殿中,直听到身后人一声痛呼,他才恍过神来似的,停下脚步,倏地转身,眼里流露出痛色,“哪里痛?让我看看。”那形于外的神态,就好像痛的是他,而非归晚一般。

    赤足于地上的冷,和他手掌中的炙热成为截然反差,归晚心头也有些乱,想起以往种种,咬牙恨声道:“你到底要干吗?难道害得相府还不够惨吗?”

    管修文愣了一愣,迷茫地问道:“你在怪我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能怪你吗?你到底在做什么,楼澈再怎么说也是提拔你的恩师,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,你何必落井下石,骗他进宫,难道官场真的这么好,值得你用仁义之心去换吗?”

    这少年怎会变成这样,难道从开始就错了,对他怜悯是错,领他进官场是错,一切都是错吗?

    “他是没有地方对不起我,但是他对不起你不是吗?是他和萤妃藕断丝连,他没有好好对你,他不配……不配拥有你。”被提到了心中的痛处,管修文按捺不住,情绪立时激动了起来,“我就晚他一步,就一步而已。是他自己权倾朝野,惹来皇上的忌惮,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。你以为是我将他骗进宫吗?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进宫来,又有谁能强迫他?他带走萤妃是千真万确的事实……他居然如此狡猾,宫中天罗地网,他也逃了出去,现下还和端王联手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说话有些颠三倒四,情绪极其不稳,归晚静下心来,听到这里,不禁打断道:“是你们在宫中布了陷阱,然后让他逃了?”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”管修文突然又平静下来,安抚似的露出笑,“想不到他如此神通广大,在深宫中也逃了出去。不过不要紧,就算现在他和端王联手又如何,端王谋逆之罪已定,想要翻身,简直是妄想。京城之中,皇上早已布下重兵,楼澈再厉害,也不敢此时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归晚心中自是一凉,再看管修文,觉得他行事古怪、心思诡秘。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楼澈是你入官场的恩师,端王多处扶持你,你不分青红皂白陷害他们……”“你怎如此可怕”这半句没有说出口,归晚看着管修文带着温柔地笑,在月色下既诡异又骇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没有理由的呢,端王和我,本就是两相利用,我也不过就在枫山刺杀中用了他的名字而已。至于楼澈,那也只能说是他自找的……归晚,和我走吧,我们离开这里……归晚、归晚、归晚……”嘴里呢喃着萦绕他心中的名字,少年既快乐又悲伤,手紧紧抓着归晚的手腕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归晚才隐约明白,枫山之变也许是皇上策谋,但是行动者是这少年才对。而后的种种行动,这少年充当了什么角色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名字被他含在嘴里反复轻唤,归晚完全地怔住了。这少年手段如此狠毒,可是却又偏偏如此深情和清澈,两种极致的矛盾在他身上体现出来,融为一体。今夜如此悲伤,萧萧之感在他身上挥之不去。深沉的凉夜,就连月影都哀伤起来,归晚无法出声,也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引起祸源的原来是自己。归晚逸出苦笑,无措地和管修文相对无语。

    管修文早就看不进周身的事物,能和归晚这样独处,心中迷醉不已,痴痴地静立于大殿之中,无尽的寂寞和忧伤。

    就在一个两难一个痴迷之时,门口一道小跑之声靠近,刚才拦截管修文的宫女大声喊道:“皇上驾到——”似乎怕殿内人听不到,这一声喊得特别的尖锐和响亮,传进殿中,顷刻打破一室的迷然氛围。

    管修文被这声一震,回过神来,脸色骤然沉下来,似苦非苦。

    而归晚听到宫女这一声,连笑都笑不出来了,皇上从没有在这个时候来过景仪宫,今天是怎么了?所有的事都挤在了一起。她抬头看看依然高挂的月亮,心中轻问:月啊月,今夜难道就过不去了吗?黑夜如此漫长,何时才会天明?

    心跳得有些快,归晚灵机一动,当机立断,反手抓住管修文,低声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?快躲到偏殿去。”她琢磨着现下德宇公公已经从偏殿离开了,让管修文去偏殿,躲也好,逃也好,总之不能再惹祸上身了。让皇上看到这深宫之中居然会有男子半夜出现,还不知会多出何等祸患。边想着,边推搡着有些呆愣的管修文往殿后去。

    脑中已经一片混沌,被外力一推之下,才恍过神来,管修文若愁若苦,眸色稍定,望了归晚一眼,一副难以割舍的样子,手松开,终还是回过身,毅然往偏殿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身影隐进偏殿,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,归晚把眼移向门口,皇上才刚踏进殿中,隔着月色朦胧,一时倒没有看清他脸上的表情。直到淡月浅亮拂过他半张脸,这才清楚地映出他似有疲惫的神色。从没有见过他形于色的倦意,归晚倏自一惊,天子何等的骄傲,他就像那龙椅,即使已经有无数的鲜血洒在其上,外表看来,永远是光鲜的,那种被岁月侵蚀过的苍凉是在内的,是给自己品尝的,体现在外的只能是华贵,那是给别人看的。苦也好,甜也好,皇上所表现给众人的,多多少少都有些做戏的成分,迷惑众人,还带着目的,许久之后,这成为一种习惯,就像眼前的君王一般,阴晴不定,时怒时喜,到底是做戏呢,还是本性呢?

    今夜也不知怎么了,许是那月色凉了,许是那人影孤寂,许是她善心大起,对着郑锍,归晚头一次仔细地用心去看,而非用眼。突然发现那君王身上多了一种人味,不是虚伪的温和,也非深沉的阴鸷,而像一个普通男子一般,就是这些细微的体现,看起来倒似变了个人。

    有些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,归晚有些错愕地对上天子温如浅溪的眼波,眸里面好深好沉,还带着些压抑,蕴涵着归晚不敢深究也不敢碰的东西。

    远远地就瞥到归晚一个人立于殿中,郑锍微有些吃惊,近处一看,发现她竟是赤足站着,单衣襦裙,形只影单。这殿中他来过无数回,每次来,都是灯火通明,萤妃色艺双绝,到了这里就像到了温柔乡,华美中总带着虚伪和敷衍,殿就显得小了,今日殿中只有一人,显得特别空旷,却有了另一种味道,带给这殿中实在的感觉。她并没有萤妃美,为何能给他这种感受呢?心底的某些东西被轻唤苏醒了,蠢蠢欲动,在他还没发现之时,怜意大起,冲破了那冰似的表层。

    “凉夜似霜,怎么站在这里?”

    刚才被管修文一搅和,她身躯早已麻木,被郑锍一声提醒,感觉顿时复苏,脚下一片冰冷,身上更是冷飕飕的,倒吸一口凉气,她缩了缩身子,在天子眼皮之下,不敢贸然回到椅上,勾起笑,轻巧答道:“已近夏日了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连郑锍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柔情满溢,徐徐靠近,见归晚透着苍白的面色,没有了平日完美的玲珑,只有那潋滟的自如之态,看得他自是心中一动。低头一看,她赤着足,从不见阳光的双足肌肤不但娇嫩,还带着点婴儿的透明,白玉无瑕,莹然堪握,站在冰黑的地面上,更是衬得魅惑。他曲下身,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国之君突然下跪一般在面前矮了半截,归晚吓得忙后退,右脚才微抬,就被郑锍握住,炽热的感觉从足底传来,归晚怔在那里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莹莹玉足在手中,郑锍微微一笑,也不在意冰冷,只注意到大掌正好可以握住一足,契合无比。四顾之下发现没有丝履之类的东西在及手处,他轻叹一声,空下的那只手解开颈间的结,披风松开,他一把扯过,垫到归晚的足下,让她踏在其上,一边轻声解释道:“夜间的地最是凉,袭上身容易病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惊吓,今天无疑是第二次了,归晚也不知该做如何反应,把足踩在皇帝的披风上,这样的事简直闻所未闻,冷汗都有些被吓出来了,可是郑锍却强制地把她的足按在了披风上,她听命行事,只怕稍有差错就惹来祸端。正在她忐忑不安之时,郑锍却半蹲着身子抬起头来,脸上带着轻松的笑,仿佛做了件大事似的。这是归晚第一次看到他几近天真的表情,心中又是一惊,今天到底还有多少个第一次,还有多少的惊吓呢?同时也有些感慨,想不到这深沉的天子居然能有这种时候,天子,说到底,也是普通人啊……这么一想,她心中软了几分,眼神掠过郑锍,扫过他的鼻、他的眉、他的发,停在一处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郑锍问,突然发现到归晚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浅浅如绿波地一笑,归晚轻颦低语:“皇上,你有白发了。”话刚出口,她就后悔了,今夜到底怎么了,连她都失去常态了吗?对方怎么说也是天子,今日再反常,也不可能改变本性,心下有些惴惴不安,只能静默地等候郑锍的反应。

    闻言即是一变色,郑锍的眸色沉郁,所思甚深,抿着唇不语。半眯起眼看向归晚,这才想起,她年近双十,容光焕发,正是如花年纪,而他,开春已过三十,虽说是刚入壮年,可与她相差十岁有余却是事实。耳听她提到早生华发,心头骤沉,对这个问题竟介意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朕老了?”郑锍抬着头问道,那不甚确定的表情带着别扭,看得归晚忍不住心中暗暗好笑,平日只有他笑着看别人忐忑,此刻终也尝到这滋味了。

    郑锍盯着她微露愉色,脸色缓下来,唇线略勾,现出一丝无奈的笑,从蹲着的姿势站起身,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,有个人能让他无措至此,忍之不甘,怒之不舍。凝眸锁着她,月夜之下,单薄的衣衫被殿门处隐吹而过的风掀起一角,匀称纤美的肩隐隐可见,白皙的肌肤如月泽,御乾殿的幕幕情景突然在眼前闪过,心中一荡,如火蹿起,眸色骤暗,灼灼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看他眼神灼热,能烫人似的,归晚微蜷身,情不自禁后退一小步,说道:“皇上,夜已深了,请回宫吧。”

    含着火似的目光在她周身一转,郑锍一笑,理智告诉他要挪开眼光,奈何不受控制了一般,他竟然半点也移不开注视,到底是中了什么魔了?一生之中,见过美女无数,他自认已过年少冲动的年纪,自制力非凡,为何此刻心猿意马难以抑制?

    见郑锍的眼光越来越火热,归晚有些慌乱起来,身上凉倦,耗费了大半心神,没有任何余力去应付什么突发状况了,心念一转,就想往后退去。被郑锍盯得死死的,动作也不敢太大,脚下轻移,忘记了脚下踩的是披衣而不是平地,微慌之下,脚被绊住,还没站稳,人就往后栽去,心中一声惊呼,不及脱口,腰间已被大力扣住,归晚惊后余悸,睁大眼看着面前的郑锍,他半含着笑,眸色更见深沉,相比较她的狼狈,他更显优雅自得。归晚心中恼起来,身体失去了平衡感,只能抓着郑锍的衣袖,这落在下风的感觉,让她有些不甘,想要支撑着站起身,郑锍却在此时放低了手。

    归晚顺之身子倾倒,没有意料中的痛楚,郑锍接住她的身子放在披衣之上,她半躺于地,忙支起身,才半抬起,郑锍膝着地,半俯身,已将她困在地与胸膛之间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归晚暗恨,警声道,“瓜田李下,皇上难道不知道避嫌吗?”

    “瓜田李下?”郑锍闻声笑起来,声音又沉了几分,带了几分沙哑,魅惑似的轻柔道:“不要用这种俗世之规来约束朕……”这话似乎也是对着自己说的,他刻意忽视了她的身份,模糊两人之间的关系,到底是为什么呢?他也很想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看他半柔半刚的态度,深深意识到自己处境的糟糕,归晚开始心焦,笑也淡敛而去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清淡的幽香从归晚身上飘过来,拂过他的鼻,浓郁了他最原始的欲望,心跳也有些乱了,“如果你一定要想,就分出一点心思来想想朕吧。”这一瞬间,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似的,国家、权位、顾忌、道德……再也耐不住这磨人的诱惑,他诚实地遵从心中的想念,伸出手,在她倒退的同时,紧箍住她的腰,吻上这让他困惑不已的娇娆。

    被他一把抓住,归晚心急如焚,才张口想呼叫,就被他顺势而上的唇舌堵住了话语,来不及出口的声音在唇舌交缠间化成一声低吟,怎样扭头也避不开他的探索,发早已凌乱,黑绸似的铺了一地,他炽热的舌头伸进口中,吸吮,缠绕,半身压住她的身躯,不让她有躲避的机会,覆吻得密不透风,将她的吐气夺走的同时,把自己的气息传给她,迫得她再不心甘情愿,也要接受他的深吻。

    快要窒息了……归晚薄汗沁身,被他压制着的身躯挣脱不了,手抬起,就往他的脸上甩去,半途遇疾,被郑锍扣住手腕,她想挣开,却敌不过他男人的力量优势。

    结束一个深吻,他略有些邪佞地一笑,唇并不离开归晚,细碎的吻始终落在她的鼻间、唇畔和细嫩的下巴处,连喘息之气都混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是两次甩开朕的手了,朕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能宠你……到这程度,连被你伤了……自尊……都可以忽略……”故意和她纠缠不清,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嬉戏似的和她交吻,一只大手扣住她的手腕,置于头顶,一手抚上她的身,因挣扎而衣衫凌乱,露出了肩,他一个大力,扯下她单薄的外衣,在她颈间解开肚兜的结,大好春光现于眼前,郑锍的眸色变得更加深切,连脑子都炽热得无法思考,抚上这皓莹柔软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唇齿间不断地和他交缠,身下被灼热的欲望抵住,她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,碎吟出于口,归晚心头发酸,泪珠滑下脸庞,“楼澈……”情不自禁在此刻想起那个男人,她轻声娇唤。

    半眯起眼,郑锍的表情骤然有些狰狞,怒火使得欲望更加强烈了,他耐不住嫉妒加大手中力道,禁锢住她的身子,扯开腰带,覆身而上,厉声叱道:“不许喊他……”疯狂地吻她的颈,半软半硬地抚摩她的酥软,细稠的密吻渐移到乳沟,大手在她的腰间摩挲着,时紧时松的节奏和若有若无的诱惑,归晚哑吟出声,泪水滴滴如雨。

    注意到归晚的不适,郑锍缓下动作,看她泪流满面,心中一痛,忍着欲望,轻抚上她的颊,吻上她的眼,舌尖把那泪水舔入嘴里,明明是苦涩的滋味,他却完全尝不出,只觉得她的泪都带着香,安抚地亲吻着她,在她耳边轻呢道:“不要哭……你要什么?朕都给你……朕什么都能给你,只要你真心对我笑……”柔声劝慰着,他喘息着把她揉进怀中,肌肤相亲,耳鬓厮磨,环住她腰的手半点不放松。

    如果我要自由呢?归晚闻言极想出口,可是要拿身子来换,她还没有洒脱到这程度,闭着眼,她紧抿唇,不接话。

    “归晚,你就依了我吧。”含糊地嘟囔着,郑锍把她搂起来,背过身,转而吻上她的背,细腻白皙的玉肤,他流连不已地细细品尝,呼吸越来越急促,连吐出口的气都是灼人的。光洁柔白的身躯相贴着,他和她缠绵不休。皇袍落于地上,空气中只闻喘息和零落的娇而不媚的轻吟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急跑声传入耳中,李公公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,停在殿外,开门声起,忽又半途而止,李裕目瞪口呆地站在殿口,反应全失。

    他爱抚的手没有停下,恨不能把她的身子揉进骨中,欲望高涨,没有得到舒解,为的只是她紧闭的眼帘和因咬牙而致泛白的唇,他迟迟不敢真正得到她,就怕今日得到她的身,从而失去了得到她心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皇……皇上,有……有军情,林将……林将军急进宫求见……”口舌再没有平时灵活,李公公战战兢兢地站在殿口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    按捺住欲火,郑锍将归晚的身子遮在内,见她眼角似含泪珠,他心中不忍,轻叹一声,隐忍了半晌,抓过一旁地上的衣物,慢慢为归晚披上,带着些歉意的柔声道:“不要哭。今日是我唐突你了,不要再哭了好吗?是朕鲁莽。给朕一段时日,朕一定会给你名分,朕要定你了……”轻吻落于她的脸,郑锍拍着她的肩,轻声细语地抚慰。

    李公公早已像化石一般,眼睁睁地看着皇上把龙袍拿起,竟然披在归晚的身上,还低声下气地不断轻劝,那姿态,几乎已经放下了天子之尊啊,被震惊过了度,他只能傻看着。

    不厌其烦地安慰着怀中人,郑锍有种不见她收泪绝不离开的架势。归晚心中早盼望着他能速速离开,胡乱地点了几下头,慢慢睁开眼,对上的是郑锍既惊且叹的眼神。郑锍见她睁眼了,这才松开对她的钳制,扶着她站起身,抚了抚她的脸,为她拉拢衣襟,不舍地看着她,直到泪痕隐去,他才转身,准备离去。李公公忙凑上来,跟随在后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的衣服……”李公公焦急地唤,就怕皇上就这样穿着单衣出宫门。

    “回长宁殿更衣。”郑锍的声音逐渐离殿而去,边走边问道,“这么晚了,林将军怎么进宫了?”

    “是德宇副总管带他进宫的,说是有要事和皇上相商。”

    空荡荡的宫殿又恢复了平静,耳边什么声音都已听不见了,归晚的心忽上忽下,且怒又怨,心里的怒火一个劲地燃烧,只觉得心酸至极,泪水再也流不出来,轻轻圈住身子,站在原地不动。听闻刚才李公公的话,才知道是德宇救了她,心中一动,她快步走到偏殿口,往内一看,什么都没有,归晚这才稍安心,回头四顾这清冷的大殿,一阵的苍凉,涌起茫茫之感。

    她无法怨别人,只好把这恨全转接到楼澈身上,想起若不是当日相府之困,她何至于受今日之辱?她危难时,他也没有出现来救她……越想越恼,不仅把所有的一切都想了一遍,突然记起他临走之时说过什么,蕈苑之约……似乎是蕈苑,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

上一页 《红颜乱》 下一页
line
 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
我要啦免费统计